当前位置:

大发体育65_印度不光强奸女人啊,连男人都不放过

2020-01-10 10:28:56
[摘要] -“过去时”第二季-瓦拉纳西的中国人确实非常少见,街上满眼都是日本人和韩国人,当地印度人一见到我就不停地用日语和韩语试探我,见我没反应才转回英语,问我是哪里人?老板指着我连连摇头,“你不是中国人,你也是日本人。”万一到时候机票用不了,我也不可能回瓦拉纳西来兴师问罪。结果,代售点老板居然不在,隔壁小卖铺的人说他去银行存钱了,需要半个小时才能回。早不存晚不存,偏偏现在存,不是成心跟我过不去吗?

大发体育65_印度不光强奸女人啊,连男人都不放过

大发体育65,【导语】风景眼前过,故事心中留。欢迎关注80后旅行作家刘小顺(liu小顺)的头条号“跟着小顺去旅行”,将持续为你提供最独特的旅行故事!

-“过去时”第二季-

【26、印度不光强奸女人啊,连男人都不放过】

瓦拉纳西的中国人确实非常少见,街上满眼都是日本人和韩国人,当地印度人一见到我就不停地用日语和韩语试探我,见我没反应才转回英语,问我是哪里人?

“我是中国人。”我告诉一家纪念品商店的老板,我已经记不清这句话已经重复多少遍了,我又指了指身边的祥二郎,“他是日本人。”

“no,no,no。”老板指着我连连摇头,“你不是中国人,你也是日本人。”

“我真的是中国人!”好吧好吧,我的民族自豪感开始发威了,突然感觉自己像革命志士一样铁骨铮铮、节气高昂。我不是极端民族主义分子,但我也没必要拿这个来撒谎吧?

“你肯定是日本人。”老板反复打量我一番之后,依旧不肯改口。

“我会说中文,我确实是中国人。”老板固执,我也很固执,企图向他证明我的血统。

“就算你会说中文,你也还是日本人,你是会说中文的日本人!”这个老板彻底把我打败了,我无奈地望了祥二郎一眼,他已经笑得毫无日本人的矜持了。

后来,我每次经过那家纪念品商店,老板就一边问我“中国人?你是中国人?”,一边哈哈大笑,弄得我哭笑不得。于是有那么几个瞬间,我真希望身边能有中国同胞来,可以帮我正名——我不想无缘无故地“被日本人”,如果这个印度老板还是不肯相信,还是要嘲笑我,那我可以戴手套戳他鼻孔,然后同胞们掩护我逃跑。可惜,每次我都只是空想一回。

跟日本朋友在一起玩没什么不好,而且在印度的日本人英文都不错,交流起来不成问题,但是每当他们聚在一起用日语聊天,嘻嘻哈哈甚至哄堂大笑时,我却只能独自傻坐一旁灵魂出窍。有时候怕尴尬,我也勉强陪他们笑一笑,却通常把气氛弄得更加尴尬。

祖国同胞们,你们到底在哪?

或许是住在恒河里的印度神灵听到我的祈祷,终于让我有一天晚上闲逛时突然听到前面两个女孩在讲中文!我迅速贴上前,拍其中一个娇小姑娘,她俩吓了一跳,同时回头。

“中国人?”为避免她们以为受到骚扰而大声尖叫,我抢先一步用中文问道。

“嗯。”她俩同时点头,娇小姑娘圆圆脸,说话很秀气,后来我叫她可爱多,另外一个个子比较高的女人是可爱多的同事,年纪比我们大,我们叫她何姐。

她俩总共计划在印度玩十天左右,第一站是新德里,现在瓦拉纳西是第二站,接下来她们还准备去有“性爱雕塑”的克久拉霍、泰姬陵所在地阿格拉、“粉红之城”斋普尔、“蓝色之城”焦特普尔、“白色之城”乌代普尔和“金色之城”杰沙梅尔,最后到德里再飞回中国。

她们的路线安排跟我近期的计划差不多,这几个城市都是北印度必到之处。

如果我能跟她们一起走一小圈也不错,反正只有几天时间,即使处不来也没关系,后面我还可以自己走。关键是当时遇到中国人简直太亲切了,便赶紧抄下她们的行程安排,决定买第二天晚上的火车票和她们同去下一站——克久拉霍。

第二天早上,我向祥二郎道别,他比我晚一天离开瓦拉纳西,去东边的菩提伽耶,那是释迦牟尼佛祖在菩提树下悟道的地方。

因为我之前去过蓝毗尼,感觉菩提伽耶应该差不多,况且和阿格拉和新德里的方向相反,我一开始就没有把这个佛教圣地纳入计划中。

祥二郎告诉我说他在facebook上认识了一个也在瓦拉纳西的匈牙利女孩,正巧跟他同一班火车去菩提伽耶,他今天准备出去跟她见面吃饭,顺便到瓦拉纳西附近的鹿野苑去走一走,鹿野苑也是佛教圣地——释迦牟尼佛祖第一次讲经的地方,我在很多攻略上看到这个地方并不值得推荐,而自己又犯懒,就不准备跟他们去了,决定等到晚上5点,直接坐三轮车去赶6点半出发去克久拉霍的火车,我约好6点和可爱多在火车站碰头。

我退了房,一直在旅馆大堂上网,出去吃了顿午饭,看到飞机票代售处,心血来潮,买了一张一个月之后从印度南部城市金奈飞往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的机票,大概600多元人民币,当时我也没什么概念,只是直觉这个票价很便宜,而且那个年轻老板一脸诚恳地对我说:“赶紧买,赶紧买,否则机票会越来越贵!”然后我就鬼迷心窍地付了钱。

到下午5点钟左右,我准备出门去火车站时,看着手上的机票,心里突然有点不踏实。这张机票到底是不是真的?万一到时候机票用不了,我也不可能回瓦拉纳西来兴师问罪。先前真是一时冲动,早知道就到了新德里再买,找大的旅行代理机构也好放心。

我用网络电话打给航空公司,接线员小姐一口浓重的印度英语,我们牛头不对马嘴地说了快半个小时,才把事情解释清楚,她找我要一串pnr号码去验票,可我手上的机票根本没她说的那个号码。我急了,以为又上当受骗,挂了电话,直奔那家机票代售点。

结果,代售点老板居然不在,隔壁小卖铺的人说他去银行存钱了,需要半个小时才能回。早不存晚不存,偏偏现在存,不是成心跟我过不去吗?我低头一看表,已经5点半,再过半个小时就赶不上火车了。我连忙叫小卖铺的人帮我催一催,他打完电话后,说老板会尽快赶回来,十几分钟。

我无奈地坐在代售点干等,走进来另一个印度小哥,说是代售点老板的朋友,坐下来跟我瞎吹,说他有个台湾女朋友,他很喜欢中国人云云,还问我他长得像谁?其实我想说他长得像赵本山,可又怕他不认识,只好说不知道,然后他就恬不知耻地说自己长得像布拉德·皮特,我忍不住偷偷翻了个白眼,这家伙是在表演单口相声吗?

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我叫小卖铺的人打了好几次电话,每次他都说老板快回来了快回来了,可我望眼欲穿,依然没见老板的踪影,再加上他那个叽里呱啦、没完没了的朋友,我觉得自己头都快炸了!

等代售点老板回来,帮我确认机票没问题,已经过了6点,我给可爱多发短信向她解释,她叫我别太着急,说火车晚点了。我非常高兴,头一次觉得印度火车晚点晚得真可爱。

我扛着大包小包,一路飞奔出来,满头大汗地跳上一辆tuk-tuk(摩托三轮车),原本我是打算坐人力三轮车,到火车站100卢比左右(想想我从火车站过来才50卢比就心有不甘),可现在时间不等人,尽管tuk-tuk的价钱比人力三轮车贵一倍,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300卢比(大约30人民币)。”tuk-tuk司机开车后,突然对我说。

“啊?什么?”我以为自己听错了。

“现在路上很堵,到火车站要300卢比。”司机重复。

“停车,放我下去。”我又不傻,满大街的tuk-tuk,难道非得坐你的黑车?

“好好好,250,250。”司机又说。

“250?你才是250!”我管不了那么多,直接用英语骂给他。

“啊?你说什么?”他果然没听懂。

“我说,最低200,否则就放我下车!”我的态度变得强硬起来,因为刚才代售点老板告诉我,坐tuk-tuk去火车站最多150卢比。

“250,250是最低了,sir。”

“别叫我sir,放我下车!”我开始捶门,可他就是不肯停。

“好好好,你别激动,200就200。”司机终于妥协,我得意地笑笑,放松下来。

“sir,你是要去赶火车吗?”刚消停片刻,司机又开始跟我搭腔。

“不是,我去火车站赶飞机。”

“sir,你真幽默。”司机那庞大的身躯笑得直抖,“你现在应该很着急吧?”

“是的是的,你快点开,别说话了,可以吗?”眼前交通混乱得让我头晕眼花,不知道他怎么还有心思聊天。

“sir,要不这样吧?”司机突然将他那颗黑黑胖胖的大脑袋转过来,“我只要200卢比,但你要送我一件礼物,从你们国家带来的。”

“我为什么要送你礼物?”这个司机真是得寸进尺。

“因为我想要中国的东西。”这个理由还挺冠冕堂皇。

“哦……要不我送这个给你?”我将书包上绑着的一个幸运符拉起来给他看,那是在拉萨用3块钱买的,如果他喜欢,就当是促进中印人民友谊了,虽然我并不喜欢他。

“我不要这个。”司机瞟了一眼,回答。

“那你要什么?”

“手表可以吗?或者你的手机?”

“神经病!”我忍不住用中文骂了一句,不想再搭理他。

“sir,送一个东西给我吧?好不好?”司机不依不饶地一直唠叨,我实在不耐烦了。

“送你一个kiss可以吗?”我也不知道怎么蹦出这么一句话,其实我是想幽默一下,因为kiss是免费的嘛。当然这也就说说,别说免费,倒给我钱我也不会亲这个司机那张黑黑油油的大胖脸。

“呀,你是同性恋?”司机回头看我,看得我心里毛毛的。

“不是。”我摇摇头,看来他没听懂我的幽默。

“你是同性恋,否则你为什么要亲我?”印度人怎么都这么固执呢?跟那个纪念品商店的老板一样。在这里,我不仅“被日本人”,还“被同性恋”了。

“我只是开个玩笑。”

“那你喜欢我?觉得我很帅吧?”司机不再听我解释,他跟机票代售点老板的朋友一样盲目自信。

“不喜欢。”我懒得多费口舌,早知道就不幽那一默了。

“你要知道……”司机突然把声音压低了,显得鬼鬼祟祟,“我的那个……很大。”

“啊?你说什么?”我以为听错了,难道这是传说中的性骚扰吗?怎么会让我这么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遇到?而且还是一个缺了门牙的邋遢的印度胖大叔!

我简直要崩溃了。

“我的下面很大,我会让你非常开心的。”司机厚颜无耻地继续这个话题。

“那你是同性恋啰?”我啼笑皆非,反正我不是女生,面对这种事情倒不至于吓到。

“不是!不是!”司机坚决否认,“我非常喜欢女人,但我憋了好久了,我只是想满足你,sir。”

天啊,不要再叫我sir了!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听得我一阵胃痉挛。

就这样,在司机不断的语言性骚扰加上我一连串义正词严的拒绝的闹剧中,tuk-tuk开到了火车站。

还没等我下车,我就收到了可爱多发来的“噩耗”:“火车已经开走了。”我突然特别郁闷,把火气全撒在司机身上:“你只知道调戏我,不知道开车开快点啊?”

见我发火,司机居然笑得很开心,好像在看马戏团表演什么的。

等我说完,他问我要不要送我回恒河边?我说不用了,他的车太贵,我准备叫辆人力三轮车回去。可这个怪司机居然还不肯让我下车,他憋着一脸坏笑,看得我鸡皮疙瘩直掉。

“帅哥,你晚上住哪里呢?”

“找一家旅馆住呗。”

“要不要去我家住?免费的哦。”

“不用了!”天啊,他是来真的吗?我时刻保持警觉,万一不行就找警察。可是当我跑去告诉警察,说这个印度司机企图对我性骚扰,警察会不会觉得我在跟他开玩笑?

最后,我强行将自己的包拿下车,甩了200卢比给他,然后又花100卢比随便找了辆人力三轮车返回恒河边。这次我特地看了看车夫,应该年纪大到没有性能力了,否则他再来对我性骚扰,我就真吃不消了。

印度,你还能更神奇一点吗?

【更多精彩内容】

关注"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长按复制)并回复关键词【目录】即可获取全部文章目录。

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

人生不需要太顺,小顺就好。

梨洲新闻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