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围剿”宁德时代

2019-11-04 07:37:09
[摘要] 9月19日,观众在中国紫檀博物馆内参观。当日,中国紫檀博物馆在北京举行开馆二十周年主题活动。据悉,中国紫檀博物馆横琴分馆将于今年年底在珠海横琴开馆,首展将同北京故宫博物院联合举办大型展览“盛世风华”。

8月底,中国动力电池公司宁德时报发布了2019年半年度报告。根据财务报告,今年上半年全球动力电池巨头的总营业收入为202.64亿元,同比增长116.50%,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为21.02亿元,同比增长130.79%。

宁德时代成立八年来,突飞猛进,不仅赢得了世界第一的动力电池市场,而且市值一度超过1800亿元。而这种增长,除了企业自身的不懈努力,还有一些原因要归因于政策红利。然而,随着外资政策的逐步放开,尤其是动力电池“白名单”的取消,日本、韩国等电池企业即将东山再起,再次吹响进军中国市场的号角,而以宁德时代为首的中国动力电池企业将面临更加激烈的全球竞争。

因此,宁德时代的领袖曾玉群不得不在企业内部紧急呼喊:“不要躲在政策的温床里睡觉。”

这位务实的企业家不止一次警告员工,如果外国企业在下半年回归,宁德时代的好日子将会结束,国家不会保护没有竞争力的企业。

外国巨头的回归是“激烈的”

第一个重返中国市场的镜头是松下,一个资深的动力电池玩家。2018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系统销量达到21.18亿瓦时,汽车动力锂电池公司出货量居世界首位,市场份额为22.64%。松下紧随其后,全球市场份额为20.75%,仅落后1.89%。

这位前全球霸主自然不想屈居第二。现在,中国市场已经重新开放,并立即挑战失去政策红利的宁德时代。2018年底,在松下创业百年纪念会上,松下首席执行官金何勇发表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演讲和圆桌讨论,其核心是如何在中国“开放边界,拓展土壤”。

松下在中国的电池容量分配始于2015年底。目前,松下在大连有两家工厂,产能接近5gwh。据国外媒体报道,松下正计划花费“数亿美元”在中国的电池工厂部署两条新生产线,这将使该公司在中国的电池产能增加80%。

松下恢复在中国的扩张时,韩国动力电池公司lg Chemical和sk也做出了积极回应,加入了这场战争。

两个月前,lg Chem发布了一项新的五年计划,将把他们的总收入从目前的28.2万亿韩元(约240亿美元)增加到59.5万亿韩元(约500亿美元)。最引人注目的是,到2024年,汽车动力电池的生产和销售将增长约5倍,达到31.6万亿韩元(约267亿美元),这意味着动力电池业务收入将达到公司总收入的一半。

目前,lg化工计划再投资1.2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72.6亿元),到2020年扩大其在中国南京的电池生产线,以应对全球圆柱形电池需求的增长。此前,韩国第二大跨国公司负责人表示,“将继续保持其在汽车电池行业的领先地位,并在第三代电动汽车(里程在500公里以上的电动汽车)中保持压倒性的技术优势。”

目前,在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lg Chemistry为大众、吉利、雷诺等品牌的新能源汽车提供动力电池。

Sk也是LG Chemical在韩国的动力电池巨头,其集团总裁也在韩国日山市宣布,他将大力支持集团化工部门sk innovation,努力使其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公司之一。

韩国第三大跨国集团的负责人计划到2022年将sk创新电池的产量从47千兆瓦增加到55千兆瓦。去年8月,sk在江苏常州金坛开发区建立了一家动力电池厂,扩容7.5gwh,同时,价值2700亿韩元的sk控股公司成为灵宝华鑫铜箔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灵宝华鑫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能够生产符合动力电池标准的高精度电解铜箔的企业之一。sk旨在掌握整个电池产业链。

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的一年里,只有松下、sk、lg化工和三星sdi在中国的动力电池行业投资超过500亿元。在全球动力电池企业的总投资中,超过40%是针对中国市场的。

毫无疑问,中国市场再次成为日韩动力电池制造商的热门目标,宁德时代是他们登陆中国的最大障碍。

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执行主任魏秋骊对盖世汽车表示,随着国家鼓励外国动力电池公司在中国投资的信号,未来两年中外领先企业之间的竞争将不可避免地加剧。

国内竞争者发挥力量

在万亿美元的动力电池市场,外国投资者正在虎视眈眈,第二层也在摩拳擦掌。

自2017年宁德时代夺走电池行业“领先领导者”的地位以来,比亚迪开始明白,单个企业对动力电池的需求显然无法与宁德时代相比,宁德时代为所有汽车企业提供了配套设施。为了改变自产自销动力电池的局面,比亚迪决定走出“舒适区”,进入广阔的新能源汽车市场。

截至2019年年中,比亚迪已经与长安汽车等许多主要发动机工厂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去年10月,比亚迪董事长兼总裁王传福透露,在整体开放战略下,比亚迪电池的独立分离已经提上日程,ipo预计将在2022年左右进行。

此外,截至2018年底,比亚迪已经开始在青海、重庆、宁乡、湖南等地建设新的电池工厂。据了解,根据该计划,比亚迪的动力电池计划到2020年每年生产65千兆瓦。2018年,比亚迪用于新能源汽车的动力电池和储能电池总装机容量为13.37gwh,这意味着比亚迪计划在两年内将动力电池产量增加近四倍。

除比亚迪外,中国前三大动力电池郭萱高科技也在逐渐赶上宁德。两年前,郭萱高新技术调整发展战略后,工作重点开始转向新能源乘用车市场。专注于磷酸铁锂技术的郭萱高新技术开始研发三元锂电池。先后与BAIC新能源、中泰、奇瑞等新能源乘用车公司达成合作,通过合资和交叉持股不断增加新能源乘用车市场的权重。

截至去年年底,郭萱高新技术已形成13gwh的产能,年出货量约为5gwh,产能利用率稳定。郭萱高科技正处于2018年三向电池容量建设的高峰期,经过半年的攀升期,2019年三向电池容量将大幅提升。从客户角度来看,JAC仍然是郭萱高科技的主要乘用车客户。2018年10月,郭萱高新技术与JAC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同意在2019年向JAC提供4亿瓦时的动力电池,金额约为40亿元人民币。同时,奇瑞、中泰等客户有望在2019年带来更大的性能提升。

新能源汽车补贴已成定局,磷酸铁锂的成本效益优势凸显,郭萱高新技术可能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此外,自行车、怡威锂能源、李绅、CNAC锂、捷威动力、万向123、卡耐特等公司纷纷涌现。这些后来者在生产能力、技术储备和客户发展方面正赶上第一梯队。

“目前,动力电池领域正在形成双头垄断格局。当劣质动力电池产能被淘汰后,未来两年前十大企业将占据90%以上的市场份额。其他企业有望改造和开拓其他市场,如储能基站、大型储能设备、电动工具、智能家电、数字消费等领域,也将有更大的机遇。”中国能源经济研究所执行主任魏秋骊说。

汽车公司“松绑”

在外面,日本和韩国制造商正在互相追逐。在里面,埃切隆兄弟正在向前推进。与此同时,一些汽车制造商正在“火上浇油”。电池技术作为电动汽车的核心部件,是决定车型产品强度的关键因素。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的逐步减少,能够掌握电池基础的汽车公司无疑将拥有更有效的成本控制和竞争优势。结果,许多汽车公司开始建造自己的电池工厂。

吉利,作为宁德时代的重要合作伙伴之一,曾经依赖其电池供应作为其新能源汽车产品的核心,但现在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四个月前,吉利集团旗下吉利技术集团新能源电池研究所项目的签约仪式在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正式举行。动力电池项目总投资约30亿元人民币。计划建设电池核心研发中心、供电系统研发中心、分析测试中心、储能和梯队利用中心、技术项目管理中心、尖端技术开发中心等。预计今年内将实现正式运作。吉利汽车此次成立了电池核心研发中心,以掌握动力电池的核心技术。

此外,随着外资的回流和其他国内电池公司的逐渐崛起,汽车公司不再专注于一家供应商。

6月12日,吉利宣布其控股子公司上海华普国润将与lg Chemical成立合资企业,从事与动力电池相关的应用研发、制造、销售和售后服务,以增强双方各自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合资公司注册资本为1.88亿美元。双方以现金出资,其中双方持股比例为50:50。

为了更紧密地与中国汽车公司合作,lg Chem甚至会“牺牲”生产线和相关技术来转移吉利,以换取市场份额。

除吉利外,德国汽车公司宝马(BMW)此前与宁德有着深厚的合作关系,对公司的成功至关重要,现已在沈阳建立了电池组生产工厂和研发中心,自行设计和组装电池组。它还斥资2.37亿美元在慕尼黑建立了电池研发中心,希望将来能够掌握并进一步升级电池技术。

因此,随着新能源汽车时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汽车公司选择自行参与动力电池技术的研发,越来越多的新能源汽车制造商打算增强产业链中的主导力量。

温床很难打鼾。

宁德时代在被国内外电池制造商“包围和压制”,被汽车公司“解开”的同时,仍然面临产能不足、产业结构单一、成本高等问题的挑战。

"生产能力不足是该公司的竞争劣势之一。"宁德时代曾在招股说明书中说过。尽管这家市值1000亿英镑的明星企业一直在扩大产能,但仍难以满足快速增长的市场需求。

2018年,新能源汽车全球销量为200万辆,其中125万辆在中国销售,占62.5%。这个数字今年继续增长。2019年上半年,中国共销售新能源乘用车71.4万辆,同比增长41.7%,预计今年销量将达到150万辆。

虽然SAIC、吉利等独立品牌此前已经下单,宝马、通用等海外巨头也纷纷告别,但宁德时代近30gwh的实际产能仍然不足,汽车公司为了获得稳定的电池供应被迫松绑。

与比亚迪不同,比亚迪拥有完整的汽车、储能、信息电子、云铁等业务,宁德时代只有两个业务支持:电池和储能。在外资回报强劲、国内动力电池企业不断增资扩股的当前形势下,受高成本、单一技术限制的宁德时代,可能无法在与松下等巨头的竞争中占据优势。

瑞银分析师计算了宁德时代、松下和其他全球动力电池公司的生产成本。结果表明,松下21700圆柱形锂离子电池成本为111美元/千瓦时,lg化学成本为148美元/千瓦时,三星sdi和宁德时代的成本均超过150美元/千瓦时。

曾玉群可能已经预料到宁德时代最终会遭遇危机。他一直强调企业发展就像马拉松比赛。你不能休息。你必须始终有一个目标。目前,宁德时代正面临着被“包围和压制”的局面,或者这个8年的“独角兽”企业注定要跨越的鸿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