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长江

2019-11-08 17:51:17
[摘要] 三峡两岸密布的纤夫石,见证了古长江航运的苦难。不过,这22天的历险,也使得长江中上游正式进入轮船时代。这样的长江,虽然遂了“天险”的名号,但是对于急切希望其发挥“黄金水道”功能,为中华民族振兴发力的期

吴致远致远阅读城

美国花了160年才修复密西西比河。法国花了48年才修复塞纳河。长江治理只花了20多年时间,就像我们所希望的那样,把咆哮的巨龙变成了承载中华民族复兴脊梁的“黄金水道”。

今天,长江是世界上最繁忙的内河“高速公路”,也是地球上最令人期待和壮丽的水上“景观走廊”。在湖北省网络信息办公室和长江航务管理局的安排和组织下,致远阅读城感受到了零距离世界大河所拥有的巨大能量。

水、土地、空气和铁齐头并进,一直是人类理想的交通方式。

然而,近20年来,中国每天都在经历新的变化,高速公路四通八达,高速列车飞速前进,引人注目,成为头条新闻。然而,水运似乎并不生气,甚至有点孤独。

日前,受湖北省网络信息办公室和长江航务管理局委托,致远阅读城等多名国内知名自媒体人员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夕,对长江“黄金水道”的通航情况进行了深入调查。

直到那时,我们才发现,长江“黄金水道”非但没有成为焦点,反而少了焦虑,多了平静,反而有了悠闲的发展机遇:生态保护和经济效益齐头并进,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共同创造,短期效益和长期发展都得到充分考虑。

在过去的70年里,特别是在过去的20年里,长江所有的航海家和现代的“摆渡人”都在一起努力把龙驯化成我们想要的东西,龙有时温和,但有时狂野和暴力:

这条黄金水道,年货物吞吐量从建国初期的191万吨增加到2018年的26.9亿吨,增长了1400倍,成为世界上最繁忙的“水上高速公路”。

同时,大江也成为了一条长达6000多公里的绿色“水景走廊”,是地球上最受期待的内河观光路线。

一条从前的长江,让人恐惧和憎恨

这条大河寂静无声,日夜不停地流淌。

所有的中国人永远不会忘记长江三峡上被一根根拉进石头里的又长又短又粗又细的绳子的痕迹。

三峡两岸密布着精美的石头,见证了古代长江航运的苦难。

虽然它是中国最大的河流,也是世界第三大内陆河,但它充满了危险的急流和对船夫来说“鬼见愁”的激流。

长江上有许多礁石和急流,踩在薄冰上。古往今来,有多少艘船被猛烈地冲到岩石上,被摧毁和杀害是数不胜数的。

李白有一首诗来证明横渡川江,特别是三峡的困难:“三代去黄河为时已晚。三朝三暮,不觉寺庙成丝”。三天三夜还是走不出一个小小的黄牛峡,让人担心白鬓角。

即便如此,长江两岸的居民也不能讨厌它。

1883年3月,英国冒险家阿奇博尔德·利德(archibald Lide)租了一艘木船进入三峡,前往西陵峡。木船被急流冲入河中心。拖船的拖船被一根绳子拉着,撞到一块岩石上,造成一人死亡,另一人受伤。

知道川江有危险的滑坡,他有了开通从宜昌到重庆的往返路线的想法。然而,长江沿岸成千上万的人反对,因为他们依靠木船生存。清政府不敢颁发航运执照,所以哈立德不得不放弃。

哈利德要过15年才有机会实现他的愿望。

1898年2月,当利德自信地乘坐他的木质平底小船利川从宜昌驶往重庆时,等待他的是一场碰撞、一块岩石和一场大火。

然而,这22天的冒险也正式将长江中上游带入了船舶时代。

从那以后的100多年里,长江上的水手们这些年来所面临的日子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在海滩上为水而战”。

长江上游、重庆段的苦竹冰碛、浅冰碛、鲤鱼冰碛、官道冰碛;三峡段的铜锣峡、剪刀峡、黄草峡、王家滩和炉梁;长江中游的罗湖岛、沙洲、戴家洲、李煜山、张家洲、马当和刘冬。长江下游的太子河和兰江是长江航道上著名的危险海滩。

古往今来,它们已经导致无数的船只坠入这里的沙地,也在风暴下造成了无数的死亡灵魂。

1999年,一艘从南通到武汉的煤船在张家洲南港水道搁浅,一个月阻塞了2000多艘船和10000多名乘客。

在许多老水手眼里,沿着长江航行是一件幸运的事。在许多货船离开之前,船主和水手会烧香敬拜上帝,祈求和平。

当然,即便如此,它也从未停止长江航运的步伐。

虽然长江已被称为“自然灾害”,但热切地希望它能发挥“黄金水道”的作用,推动中华民族的复兴显然有点不合适。

第二是根治河道,黄金河道的百年梦想。

为了充分利用这条“黄金水道”,两种方法齐头并进:一种是更好的船只和更好的护航设备;二是对长江航道进行彻底整治。

显然,第二种方法更激进。古人在这方面并不缺乏智慧。

为了除掉河里的石头,李冰和他的儿子用“柴火烧石头”:首先,他们在石头上烧干木桩来膨胀它们,然后倒醋来砸碎它们,最后在它们冷的时候倒冷水来突然爆裂高温的石头。这种方法在川江航道整治中已有1800多年的历史。

古代人使用的类似海滩处理方法还包括挖洞烧煤、悬挂锤子砸碎岩石、倒水砸碎岩石。

显然,受当时技术的限制,对于长江来说,这些海滩管理的方法,对于长江的自然灾害来说,只能是小扰动。

到了民国时期,所能做的就是“在所有紧急的水上海滩上设置海滩扭转机,以方便航行……”来代替以前的人工拉纤。

只有在国力强大、现代工程技术发展的今天,长江的大规模、彻底治理才能成为现实。

根据长江上游、中游和下游的特点,长江航运管理部门采取了齐头并进的战略。

上游。

三峡大坝建成后,重庆朝天门至宜昌600多公里将成为库区。该段航道水流通畅,水面宽阔,河水深,适合船舶航行。

然而,库区外的天然航道水流湍急,河道狭窄,暗礁时有发生,船舶航向难以控制,航行安全无法保证。针对这种情况,采取了筑坝、炸礁、疏浚等针对性措施,以适应长江上游水运的快速发展和大型船舶的发展趋势。

同时,为了突破三峡船闸设计承载能力的限制,解决过闸慢的问题,三峡大坝修建了双轨五级船闸。与此同时,世界上技术难度最高的最大升船机完成并投入运行。从那以后,船只通过三峡大坝的方式被比喻为“大船爬楼梯,小船乘电梯”。这次改造大大提高了三峡船闸的通航能力。

9月11日晚,致远阅读城乘坐1291号游船,驶入电梯。当想到几米外是一个落差为100米的“悬崖”时,它不禁为船长担忧。

然而,仅在20分钟内,海上巡逻艇从大坝上游垂直下降100米,进入大坝下游航道。整个过程平稳异常。

中游。

三峡大坝蓄水后,看起来相当尴尬。宜昌至重庆660公里,属库区航道,最小水深4.5米。下游安庆至芜湖最低水深为6米,南京至上海最低水深为12.5米。上游和下游的航行条件都有了很大改善。然而,从宜昌到中游的武汉,有些路段旱季为3.8米,武汉到安庆,旱季为4.5米。结果,长江水道变得“两头深中间浅”。这条水道的中游一度成为长江航运的障碍。

对此,湖北提出推进“安庆至武汉水深6米、武汉至宜昌水深4.5米的航道整治工程”,这也是“645工程”的目标。到2018年底,总投资37.4亿元的“645工程”将全面启动,覆盖湖北、江西、安徽三省,并系统改造罗湖岛、沙洲、戴家洲、李玉山、张家洲、马当、刘冬等7个阻航滩段。

“致远读书城”乘坐海上巡逻艇,来到鄂州河段代家洲航道整治现场,看到了一幅如火如荼的立体建筑画面:海岸工程,采用生态钢丝网、生态护岸砖等生态护岸结构,实现陆地植被和河岸景观的快速恢复;海滩工程采用生态固滩技术重建海滩植被,整个工程使用了10多种草籽。在水下工程中,为了控制水中的“流动沙丘”,使用了50年没有腐烂的无纺布,在无纺布上绑上30公斤水泥预制块,用专用铺砌施工船将无纺布沉入河底以稳定河床。人们生动地称它为河底的“铺地砖”。

在645项目水下施工中,施工人员首次探索建造了“生态保护实验区”,并将刚性混凝土框架设计成“人工礁”,不仅能满足航道整治的要求,还能为水生生物和两栖动物提供安全的生存空间,为鱼类产卵繁殖提供良好的生态环境。

可以说,“645工程”在以前成功治理荆江的基础上,实现了生态保护和技术进步的双重升级。“645工程”贯彻了大规模水利建设与生态保护并举的现代工程理念,充分展示了中国在河道治理方面的最新科技成果和工程实力。

除了上述“生态钢丝网”、“生态护坡砖”、“生态固滩”、“沉水排”、“人工鱼礁”等先进技术外,施工中还使用了无人机、无人艇、图像扫描仪等先进的测量设备,完成了许多危险浅滩和沼泽的测量。

下游。

下游有更好的航行条件。被称为“长江百慕达”的太子基河道整治、兰江基暗礁爆炸和黑沙洲航道整治完成后,通航条件进一步改善。

长江上、中、下游的整治齐头并进,进一步提高了长江航道的运输能力。目前,已经或正在实现,包括:5万吨海船全年直驶南京,1万吨船全年直驶武汉,5000吨船全年直驶重庆,1000吨船直达重庆以上海域。

第三,“黄金水道”也是“经济走廊”,是国家发展的支柱。

除了河道整治等“硬工程”,长江航运人也在航运软环境中做出了巨大努力。

航行灯对夜间航行的船只至关重要。20世纪60年代以前,煤油信号灯被用于长江航道。灯塔工作人员开始在晚上开灯,早上关灯,“日复一日,夜复一夜,一个个孤岛接一个孤岛”,这是极其痛苦的。20世纪70年代后,条件得到改善,使用了电灯。然而,夜间开灯、早上关灯的灯塔工作人员的工作习惯没有改变。20世纪80年代后期,霓虹灯被电压极不稳定、易受潮、使用寿命短、与灯标碰撞后难以修复的磁储能变压器所取代。

目前,整个长江航道都在使用综合智能航标灯。智能灯集成了太阳能接收面板、光源、电池和监控设备。此外,借助遥感和遥控系统,“航标千里之外,千里之外可见”,航标的维护和管理从巡航系统转变为监控和警戒系统,不仅大大降低了航道工作人员的劳动强度,而且保证了航标始终处于良好的工作状态。

此外,长江航道的动态监管已从“一船一手一笔一纸”的人工操作转向“vts、ais、cctv、vhf、无人机、电子巡航等有机结合”的智能监管

刘伟河口交通环岛示范(视频)

虽然航行条件有了显著改善,但在河上航行的船只发生了巨大变化。今天在长江上航行的船只与英国冒险家哈立德驾驶一艘木质平底小船时想象的相去甚远。

那时,长江上有几十吨小船,即使它们很大。目前,长江干线货船平均吨位为1780吨、1万吨,5万吨货船并不少见。在长江下游,40万吨海怪也可以通过河口进入江阴等内陆港口。

货船上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已经大大改善。船员的生活区包括沙发、电视、冰箱、洗衣机、独立浴室设施等。,大大减轻了船员的困苦。

这些都刺激了长江货运业的发展。长江航务管理局局长唐景俊表示,目前长江系统有近10万艘各类货船,净载重量超过1亿吨。长江水路运输企业3500多家,从业人员200多万人,间接带动了1000多万个就业岗位。

长江干线形成了三个主要航运中心、五个自由贸易区、22个主要港口和26个水运开放港口,与庞大的货运量相适应。

其中,大型港口的数量从零增加到了14个。万吨级生产性泊位从几个增加到587个。港口专业化、规模化和现代化程度不断提高。

航运能力的巨大增长滋养了整个长江经济带。

这个巨大的经济带,包括11个省市,已经聚集了中国经济总量的44%。中国500强企业中,近一半位于长江两岸。沿江经济社会发展需要85%的铁矿石、83%的电煤和85%的外贸货物运输,主要通过沿江航运实现。

依托水路运量大、成本低的优势,发展了钢铁走廊、宝钢、WISCO、重钢。汽车走廊、南京、武汉、重庆等汽车制造基地等。

长江航运对沿江经济发展的年直接贡献超过2000亿元,间接贡献超过4.3万亿元。

在民族复兴的关键时刻,“黄金水道”熠熠生辉。

第四,长江应该控制污染,远离恒河的错误。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长江?领袖之声落地了。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是中华民族发展的重要支撑。要促进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必须从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出发,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道路,让绿水青山具有巨大的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让母亲河永远保持活力。”

我相信这89个单词和10个标点符号是每个长江航运人都非常熟悉的,甚至可以背对背。

它已经刻在长途飞行员的骨头上,流淌在血液中,并成为每一个长途飞行员行为的驱动力。

这是21世纪中国需要的第一条大河。

在中华民族5000年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害怕长江并希望利用它,希望它能为我们运送货物并为我们提供丰富的水产品。她尽了最大的努力。只是没有认真考虑如何保护她。

长江是我们的母亲河,它不仅滋养我们的身体,还培养我们的精神气质。这种精神气质是基于我们与自然的融合和欣赏。

很难想象一条肮脏的河流能带给我们这种精神能量。绝不能让长江像印度的恒河一样成为被污染的“圣河”。

长江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长江航运公司有一个账户。

“滨江”和“亲水”是现代房地产业用来描述房地产区位优势的最佳词语。然而,过去住在长江沿岸的人永远不会这么想。

“当时,这条河是偏好、肮脏和混乱的代名词。除了码头和化工厂,这些都是农田和小作坊,很少有人愿意“靠近”望江河这是对荆州拉里州水域居民王晓梅的回忆。

同样,南京市民孙郭蓉记得:“小时候,河边有许多采石场和沙场。尽管这条河离家不到100米,但它阻挡了许多工厂和稻田,使得很难靠近这条河。”

当时,沿河两岸有许多工厂,工厂废水和生活污水未经任何处理直接排入河中。沿河海岸线,码头密集,沙砾遍地,环境污染猖獗,混乱猖獗。在这条河上,成千上万的船只缺乏收集、储存和处理污水和垃圾的设施。成千上万吨的生活污水、垃圾甚至粪便被直接扔进河里,没有人在意。

2016年1月,促进长江经济带发展研讨会在重庆召开后,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正式提上议程。

武汉已开始全面改善长江和汉江沿岸港口的资源和环境。到目前为止,已经禁止(拆除)了300多个各类码头,腾出了30多公里的海岸线,并重新种植了200多万平方米的再生绿色海滩。

主要城市南京已经在河边修建了一条58公里长的慢行绿道。整个景区贯穿河西新城、江心洲、鼓楼、下关和浦口,各具特色。过去,银行里的棚户区和旧工厂似乎从未存在过。

在上海横沙岛的长江口,一个8万亩的湿地公园“成长”并进入。这条30公里长的海堤延伸到海里。堤坝上的芦苇看不见,鸟儿在那里栖息觅食。

如今,越来越多的市民每天准时来到长江两岸散步,欢迎专门从事鸟类摄影的摄影爱好者。

同样,长江的污染控制从长江两岸延伸到过往船只。

“致远阅读城”登上1291海上巡逻艇,登上长江三峡通航综合服务区。该水上服务区与高速公路服务区相似,由三艘驳船组成,即船舶安检站、绿色导航服务站和三峡水上招标站,体现了长江船舶污染控制的最新理念。

在这一服务区,等待通过三峡大坝船闸的货船可以为船员提供安全检查、能源供应和生活保障等服务。更重要的是,服务区完全回收来自船舶的生活垃圾和污水。

如今,长江沿岸各省都在建设类似的供水区。长江沿岸的一些城市也从源头上消除了流动污染。武汉规定,所有船只只有在配备垃圾、生活污水和含油水处理设备的情况下才允许下水。该市港口有2000多个垃圾收集装置,专门用于接收岸上的船舶垃圾。

可以说,长江的污染控制是前所未有的,在5000年的历史中从未出现过。

第五,美丽的大河可以培养中国人的气质。

通过对长江污染的三维根治,“黄金水道”不仅仅是一条运载大量货物的渠道。同样,她仍在成为通往世界的令人惊叹的“水上景观走廊”。

长江的景观价值可以从越来越多的豪华游轮上看出。

以前,长江客运曾经非常萧条,因为客运功能被具有更好旅行体验的高速铁路和高速公路所取代。然而,近年来,长江客运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回归。

“致远阅读城”参观了停泊在长江顶级豪华游轮秭归港的金色7号游轮。

黄金7号豪华程度,让人目瞪口呆。这艘游轮可以装载300名旅客。整个游轮就像一个移动的五星级宾馆,船上豪华餐厅、大型歌舞休闲

彩票app 上海快三 广西快3 博狗体育 山西11选5

<